本报 儿童文学、科普读物和低龄儿童读物是儿童阅读的三棵常青树。 但是,与儿童文学在原创作品中所占的比例占绝对优势不同,低档图书逐渐升级曙光,科普图书几乎一面倒由进口图书唱主角。 原创科普的难度已成为业界的共识,不仅难以获得好的文字、风格、形式创新,而且难以获得高质量的绘画、图片等作品的一系列操作。 从年初开始,依托数以百万计的刊物《我们热爱科学》,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协会战略性地融入了原始科学刊物。 近年来,作为中国初中社会科普图书原创成果的《中国儿童书展》似乎遇到了一些小读者。

   “科普图书是经常出售图书的重要阵地,也是对少儿图书的一种刚性需求。 科普图书是儿童丰富知识、培养科学精神的必要工具,但在表现形式和出版形式上都面临着创新。 中国科学院院长李雪谦表示,基于科普图书市场以进口版为主的事实,中国科学院决定从2016年开始,依靠中国儿童第一期科普杂志《我们热爱科学》,战略性地进入原始科普出版物。

   据了解,通过对《儿童画报》、《儿童文学》、《中国漫画》等杂志成功的图书互动后,较少将科协杂志《我们热爱科学》纳入图书出版领域,在充分市场调研的基础上,以确定的重点课题为龙头,对科普图书进行“定制服务”,充分满足小读者和学校的阅读需求。 创办于1960年的《我们热爱科学》杂志被誉为我国第一期儿童科普刊物,目前月刊发行量超过1期.4万册,并积累了一支实力雄厚的作家队伍、专业编辑队伍,一代又一代的读者资源,是总会对实力较弱的科学原著强有力的支持。

   《趣味科学图画书系列》和《趣味动物故事系列》是中国儿童图书博览会上由中小学校总会期刊中心出版发行的第一套重点科普图画书。 全套10卷,每卷分别以河马、北极熊、狗、袋鼠、大象、骆驼、嚎叫猴、考拉、黑猩猩、松鼠为主角,通过生动有趣的故事介绍这些动物的身体特征、生活习性;每本书的故事之后,都有“认识动物”、“认识动物”和“动物家庭”等内容配合本书的动物主题进行详细说明;每本书的末尾都有一个“知识测验”,帮助小读者测试他们的阅读。 吴海峰博士.d. 中国科学院动物学研究所对整套图书的知识点进行了审查,保证了图书知识的准确性。 随后,中心还将为4 – 7岁儿童出版一系列有趣的科学图画书和精彩的人体,为中小学生出版一系列高质量的科普漫画,为中小学生出版一系列创造性的科学实验室,为中小学生出版一系列探索大自然的作品,为儿童摄影爱好者出版一系列透过镜头观察世界的作品,将可读性、趣味性、艺术性和知识性结合起来,激发儿童的好奇心,培养他们的科学兴趣。

   “现在,幼儿园提倡五个教育领域,包括科学领域的教育,越来越多的园艺学采用科学图画书作为核心读物,然后围绕科学图画书开展各种课程。 所以,今后,我们将配合幼儿园,开展科学的图画书阅读、活动。 此外,《我们热爱科学》最初开设了“科学实验班”栏目,许多学校将此作为科学课的教材;有些学校想设计竞赛活动,还请我们的编辑来选题和辅导。 结合小学科学教育,推出更多适合小学学科阅读的科普读物。 中国儿童新闻出版协会期刊中心主任毛弘强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