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黑子的秘密

   告别菊花之间,方林又走到了后花园,愤怒的拉着猥琐付的耳朵想找黑子。。 org被乡绅女仆告知盔甲已经修好,黑子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和尚可能逃跑,但寺庙不能和他一起跑。! 方林窥探黑子住的地方,微笑着走出城主府,行到了一般人所说的地方,却突然看到天空狂风大作,然后大雨倾盆而下,只能找一个比较偏僻的粗制酒场避开不远处。

   这一次暴风雨来得异常突兀猛烈,风刮得很劲极裂,那种感觉就像是隐而不露的喷射在场地的顶端。 Rb位置离岸,是海啸地震非常频繁的地方,所以建筑物以竹木结构为主,避免了建筑物在地震中倒塌和受伤,也便于维修和重建。 所以在暴风雨中,方林感觉到了整个屋顶咯吱咯吱的颤抖着,但是巨响传来的声响,却毕竟没有什么不好的事件要坍塌。 正从窗口望出去,很多房子的芦苇茅草屋顶都被吹得直接飞开,看起来很凄惨。

   餐厅的老板娘是一个圆脸和善的女人,穿着和服,背后裹着厚厚的传统和服包,她似乎对外面阴风苦雨毫不在意,还陪着笑脸给餐厅里的几个客人每人送了一块热气腾腾的蛋糕,看来是免费的。

   方林无意中拿起了一口,却发现蛋糕的外观并不是很美味的起始点,蛋糕表皮散发出浓郁的蜂蜜香气,口感柔和,细致的表皮和香滑的馅料,有着两片圆盘状的、类似于蜂蜜蛋糕外皮包裹的豆沙馅,形状非常类似于两个合在一起的盖子。 尤其是还隐隐有些熟悉的感觉。 它吃过吗? 不,那个 。

   “我记得,这好像是 。。. ”方林仔细想了想,立刻回忆道,在现实世界中,小时候看到的那个卡通“机器人猫”,有这种糕点。 它叫锣和锣。

   他立刻叫来老板娘问:

   “你这是锣? ”

   老板娘立时笑眯眯道:

   “没错,这块蛋糕是从北九州那边传来的,不过源义受了大人心腹大将弁伤,到了一家人家里疗伤,弁恩过后,就给自己提着军用仪器贡给了家人。 不料那人突然心血来潮,把贡当模特儿,糠拿出来卖。 后来,夹上红豆馅后,觉得更美味了。 于是他叫锣烧了。”

   方林付连吃了三把锣,然后默默的看着雨中的街道,他的眼睛突然一亮,正看到一个老人撑着伞吃力的从街道上走来,方林仔细的看着这个老家伙。 嘴角渐渐露出了一丝笑意,站起身大步走了出去。

   外面的雨还在滂沱,但是方林在大雨中行走,给人的感觉却是完全无心的那种。 就像每一滴雨都是一颗珍珠。 他走到老人面前,淡淡道:

   “黑子大人,进去喝一杯吧,我请客!”

   老人抬起浑浊的老眼睛,疑惑的看着他,然后仍然佝偻着身子向前走去,方林在他身后笑了笑:

   “你可以不承认身份,但我告诉你。 我知道你是黑子! 就因为你做手脚,咱们这群外星驱魔师已经死了只有我和两个同伴,如果你再做缩头乌龟,我就把他们从江户带走!”

   毫无疑问,外部转世将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对世界进程产生重大影响。 像黑子这样一个级数地强者肯定下意识的明白这一点。 尤其是“就因为你做了手脚”这句话! 与太阳黑子的行为直接相关

   而此时在江户正义联盟所属的轮回者之下,只剩下了五个人——这五个人还有两个见到光死风的团队成员。 方林就是针对这个,才敢拿出这个作为威胁,方林确实拍着屁股离开了江户。 所以损失的不仅仅是他- – – – – -激怒了他还真能做到跟老胡林大美女在江户市里面决裂! 无论如何,三分天赋是共享的。 损失的点数可以从黑暗面得到弥补!

   黑子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他确实有些理亏。 只能跟着方林就进去了。 方林坐下后淡淡道:

   “你擅自对我的仆人动手,不但害了我们重伤,还有几个刚刚重伤的同伴因得不到及时治疗而死亡,还差点害死我,我们怎么算这笔债? 你这前辈高手,做事一向不默认。”

   黑子哑着嗓子冷冷道:

   “我不用拿他的命,只是小小管教,这是什么大事?”

   方林冷笑道:

   “很好,雨一停我就离开江户,顺便向娜能露露小姐和柳生十个士兵大人道别,告诉他们我留在这里不下去,在外面杀人灭魔,可是有人暗中下手图谋陷害我们!”

   他瞥了一眼,见黑子那张布满皱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立刻又道:

   “当然,公爵之间也通知菊花。”

   这一击终于使黑子用“猪嘴”玻璃手颤了颤。 方林心里叹了口气 ……. 你交黑手也就罢了,你为什么要让我发现,我发现了,我为什么要抓住,被我抓住也就罢了,我为什么要发现你的弱点 …

   看到方林看上去比付小家子气的眼神,黑子在大人身后恶寒了片刻,本能的警惕的捂住钱包,用颤抖的声音道:

   “你想干什么? 你一直往前走!”

   方林义愤填膺道:

   “前天我追查暗杀菊花大人凶手之间的阴谋,正要找出幕后黑手,可是我的仆人无论什么时候突然出来,从哪! 导致凶手成功逃脱! 然后我仔细搜查了一下,发现我的仆人原来是被你的巫术魅力引得功亏一篑的,我必须如实告诉公爵查明真相! 让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得到他们应得的惩罚!”

   黑子又惊又怒道:

   “你胡说八道! 菊间大人不会相信你的!”

   方林嘿嘿一笑,悠然道:

   “如果我胡说八道自然菊花大人决定之间,轮不到你来打断!”

   黑子面部肌肉一扭道:

   “你想要什么? 你们 … ”

   方林笑着放低了声音道:

   “我不想怎么样,只是想找你打探几件事,如果你敢骗我,那么相信你故意伤害一个人,还故意纵刺客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到大人耳朵里,对了,你这变态老家伙这么关心菊花大人之间的反应,莫非 … 菊花大人的手下之间有亲戚作战士? 怕因为你的原因牵扯到他的事业中?”

   黑子没想到方林竟然能够从自己的反应中弄出这么多东西来,凶光大盛道:

   “难道你不知道,人知道的东西太多,总会死得更快!”

   方林十分“惶恐”道:

   “哎,黑子大人饶了性命,还请您先回答我的问题。 菊花大人可是知道我在四处追着要杀他的凶手,如果敢动我一根毫毛,很容易联想到一些不好的方向。”

   黑子捧着“猪嘴”的小瓷杯已经滋生出无数细小的裂缝,但是杯子里装着的清酒却丝毫没有泄露出去,可见它对力量的微妙控制已经达到了境界,良久才涩声道:

   “你不要太过分,问。”

   方林看着外面的大雨淡淡道:

   “我的要求很简单,先给我加尔福特、娜拉露露的详细资料,当然要包括他们的宠物。 而你和柳生十兵卫大人的关系应该很亲密,你得告诉我如何学习他的八相法才能破解真正的意思!”

   黑子听了看微微松了口气,这三件事和他没有什么切身利益关系,倒是同意也无妨,不过他怕方林得到消息后会得寸进尺,以后的麻烦就没完没了了,再看起来那么困难沉吟不语。 这样的讨价还价,方林毕竟不如林大美女,工匠付这两个人在- – – – – -林大美女是胸有成竹的冠冕堂皇的派,工匠付是死缠烂打的猥琐派,方林虽然算计得更胜两人,但这只是看似冠冕堂皇的小家子气- – – – – -见了黑子的反应便放开道:

   “如果你同意这件事,我保证以后不拿这件事要挟你。”

   黑子看了他一会儿,很是勉强道

   “好。 但你必须向上帝发誓。”

   黑子对大神发誓说,对方是以空间契约的形式为林极服务的。 很快,方林得到了他想要的情报,但是这些情报却让他感到更加的困难。

   方林摇了摇头,就这么冒着大雨站了起来,向外面走去,留下冷黑子继续自斟自饮,不过过了一会结账,黑子愤怒的吼声几乎可以听到整条街:

   “小混蛋! 你* * *是属于斗? 吃了88个贡糕!”

   方林当然不能吃88锣蛋糕,但是对于屠夫穿着肥大的吊裤带吃的满意,却是毛毛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